全镇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全部因为环保测评不达标被关停,第三批的责令整改、立案处罚、约谈、问责、拘留的件数

摘要:今年1至7月,浙江湖州市共检验检疫进口货物4959批次,货值33177万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42.83%、
39.67%,入境业务增长迅猛。其中机电产品检验检疫进口共计442批次,货值1.1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80.4%和176.2%,成为进口产品的增长亮点。
湖州“机器换人”催生机电产品进口热潮  据了解,湖州市机电产品的大幅增长主要体现在蓄电池、成套设备、机床等设备的扩大,显现出全市企业正在加快“机器换人”的步伐,通过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实现产品创新、技术改进,有助于企业提高综合竞争力,从而赢得更多订单。  面对“机器换人”催生的机电产品进口热潮,检验检疫部门不断探索创新监管模式,建立健全风险预警和管理机制,提升进口商品质量安全。同时,依法履职,严守国门,近年来检验检疫部门连续多次检出重大不合格进口设备,帮助企业挽回经济损失,维护进口企业合法权益,为实施“机器换人”保驾护航。
(来自:Author)

摘要:作为拥有近两百台吹膜生产设备的日照塑料龙头企业,山东华昌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被查处在《新环保法》出台的紧张局势下,为山东环保督查再添一把火,随后于7月29日前后,刘官庄镇大大小小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全部被查封。
作为“中国塑料第一镇”的山东日照莒县刘官庄镇迎来了史上最严的环保检查。全镇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全部因为环保测评不达标被关停,而这一切的始末都源于一次环保突查中的发现。
废塑料变废为宝,实惠又好用,并且能大量回收利用造福人类是一件值得高高兴兴的事情,可随着科技不断的进步发展我们发现,塑料对人类以及生态环境有很大的危害。
近日来,作为“中国塑料第一镇”的山东日照莒县刘官庄镇迎来了史上最严的环保检查。全镇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全部因为环保测评不达标被关停,而这一切的始末都源于一次环保突查中的发现。
7月21日,环保部打击进口废物加工利用行业环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第38检查组在日照莒县检查山东华昌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时发现,该企业存在未批先建、涉嫌偷排偷放等多项环境违法行为。刘官庄镇众领导班子被约谈予以警告批评等处分。
作为拥有近两百台吹膜生产设备的日照塑料龙头企业,山东华昌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被查处在《新环保法》出台的紧张局势下,为山东环保督查再添一把火,随后于7月29日前后,刘官庄镇大大小小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全部被查封。
当地塑料厂商表示,当前工厂订单完全无法完成,就算寻求其他工厂代工也完全找不到。刘官庄镇内所有企业将受到最严格监管,环保督查小组沿街巡查,一有发现偷偷生产的企业,其负责人一律将受到行政拘留并处以罚款。
自新环保部长李干杰上任以来,全国范围内掀起了环保督查风暴。作为国内塑料化工生产集聚地区,山东,河南,河北等地大量工厂或将因环评手续或未批先建等原因被勒令停工,这也预示着我国环保执法将进入最严厉严格的阶段。
总体来看:塑料回收的作用和意义十分重大,在当今日益恶化,各种资源的日益缺乏的环境,塑料回收占有一席之地,它不仅有利于环境的保护、人类健康的保护,同时也有利于塑料工业的生产,国家的可持续发,对塑料回收的展望也是乐观的,从现今环境、社会角度需要方面出发,塑料回收是处理塑料高耗油,难分解,破坏环境的最佳办法。
(来自:买化塑)

摘要:截至督察反馈时,督察组交办的31457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共处罚罚金近3.7亿元,立案处罚案件8687件,责令整改24299件,拘留405人,约谈6657人,问责4660人。
  记者从环保部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组近日已全部完成对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七省市的督察意见反馈。这也意味着新一批次的中央环保督察即将启动。  截至督察反馈时,督察组交办的31457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共处罚罚金近3.7亿元,立案处罚案件8687件,责令整改24299件,拘留405人,约谈6657人,问责4660人。  记者梳理发现,其中,湖南和山西省的被问责人员均上千人,分别达到1359人和1071人。同时,湖南是被拘留人数最多(174人)的省份,山西则是被约谈人员最多(1589人)的省份。  从罚款金额看,山西省被罚款金额最高,超过7000万元。在七省市中,除天津和安徽之外,其余五省的被罚款金额均超过5000万元。  从督察组向七地所反馈的意见来看,此次督查发现,“重发展、轻保护”、“环保不作为、乱作为”成为较突出问题,水污染问题成为各地的重要问题。  在对七省市的通报中,督查组无一例外都提到了政府作为不够、推进落实不够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督察组的全部反馈意见中,共有20处直批地方政府未落实或落实不到位的。其中对天津的通报提到最多,共有6次。地方政府落实不到位,能拖则拖、干一半留一半,竟出现了不少环保工作怪现状——福建部分地区由于污水管网建设滞后,导致污水处理厂只能抽取清水来处理,而污水却直排环境。  此外,督察组在对辽宁、湖南和贵州的通报中,都使用了“乱作为”一词。如果不作为是地方政府思想上没有引起重视,作为不够是地方政府重视不够、能力有限,那么乱作为,可以说是更严重了。  福建省近年来全省大规模违法围海、填海,地方政府却只是一罚了之、以罚代管,而且处罚金额远远低于填海所得,实际鼓励和纵容了违法围海、填海行为,导致海洋生态破坏问题突出。这背后隐藏的利益链条、放水和腐败问题,性质恶劣。
重发展、轻保护是另一大问题。山西、湖南、安徽作为中部大省,产能结构本身就问题较多,然而一些领导干部还只盯着GDP发展,抓环境治理不像抓产业发展和城市建设那样全力以赴。  督察组称,湖南是“有色金属之乡”和“鱼米之乡”,但由于开发过度、保护不力,这两个“乡”恰恰成为环境问题的重点和难点,成为民心之痛。安徽省的政绩导向也存在偏差,2016年省政府对各地市目标管理绩效考核中,经济发展权重上升,生态环境指标权重却下降。  更严重的是,在贵州,一些地方和部门“把发展与保护割裂甚至对立看待”。贵州威宁县县城发展与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严重冲突,县城建设用地范围与自然保护区范围重叠面积由2009年规划确定的2217亩扩大到目前的25411亩,“城进湖退”问题突出。  而即使是天津、福建这样的沿海城市,也仍在处理发展与保护关系时不够到位。  对比两个月前才结束的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的意见反馈汇总,在接受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的七省市(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中,督察组交办的环境问题举报共15332件,而在第三批中这一数字上升为31457件,已经翻倍。此外,第三批的责令整改、立案处罚、约谈、问责、拘留的件数,也比第二批有较大增加,更是比2016年开展的第一批有大幅增加。从数字变化轨迹可以看出,环保督察力度逐批加大。  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2017年内,中央环保督察将实现对全国所有地区的全面覆盖,很快就会对尚未进行督察的四川、吉林、海南、青海等八个省、区进行督察,并适时开展对已督查省份的回头看。
(来自:中华工商时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