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塑料回收商表示,目前外卖使用的塑料餐盒并非

摘要:自中国宣布2017年底将不再接受高危进口“洋垃圾”后,回收界就倍加关注,国内许多回收企业将市场瞄准国际市场,期望在国外获得商机。
  简而言之,中国禁止进口废塑料将有可能促使塑料回收业投资转移到其他国家。  例如:几位回收企业的高管表示,国内形势越严峻,这意味着公司就越希望在材料源头(如美国)或回收成本更低的地方,如东南亚,建立工厂。  早期数据表明,贸易往来的数据可能会发生变动。自今年初,中国开始实施”国剑2017″打击行动,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废聚乙烯出口量从三月份之后就下降了50%。  同时,根据华盛顿废料回收工业研究所提供的数据,出口到印度、越南和台湾的废旧聚乙烯数量有所增长。  据报道,中国的回收业目前放眼全球,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机遇。  Parc帕克公司位于美国伊利诺州的罗密欧维尔市,是一家塑料回收公司,该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业务,该公司表示目前正在积极与几家中国回收商合作,共同在美国的一个工业园发展业务。  该公司表示,由于回收的颗粒状物质并不列为中国禁止的”外来垃圾”,所以其合作伙伴将会把回收材料加工成颗粒状物质或其他产品,供应到美国国内市场以及中国市场。  公司首席执行官铉颖表示:”我们重点关注美国国内市场,发展市场需求,同时向中国出口,满足中国疲软市场的需求。”  她表示,合作投资者希望”进入美国,而且越快越好。”她说,年初开始,人们开始有意进入美国,随着中国打击政策收紧,这种意愿越发上升。  中国废塑料协会会长证实,由于国家政策以及中国政府在7月18日向世界贸易组织发布公告,宣布禁止进口24种废料,包括所有主要等级的废塑料,目前很多中国企业都在计划转移业务。  中国废塑料协会会长兼执行总裁黄楚祺说:”关于在美国发展业务,已经在发生。””我个人认为此时很多人都必须将其业务转移到东南亚国家或在材料源头进行回收。”  他是香港Fukutomi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布鲁塞尔国际回收局塑料委员会的成员。  他说,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国家,会给中国企业带来很大的风险。  他说,自中国
2013年执行绿篱行动以来,有些中国回收商试图转移其业务,但成功率”相当低”。”将业务转移海外国家后,也许只有百分之几的人能够继续留在业内。”  现如今,该行业准备比较充分,但他预测向国外转移此类业务仍将是一个挑战。  他说:”我希望成功率会高得多,但我认为80%的人离开中国后就无法在业内生存下去。”  从美国的角度看,美国废料回收工业协会(ISRI)表示,回收行业需要开拓新市场。  ISRI在7月28日的市场报告中说:”可能无法规避中国政府计划实施的进口禁令,那么就需要探索替代性市场并扩张垂直供应链。””没有哪个单一市场可以替代中国。”  该协会表示,更好的分拣、清理和加工设备可以提供”更好的产品,可以吸引美国国内消费者。”  香港环保组织”绿色地球”表示,中国大陆的禁令给香港的塑料回收业带来严重的风险。美国塑料回收商表示,他们仍在进行评估,但可以处理更多的材料。  有证据表明,中国禁令为其他太平洋沿岸国家进行循环利用提供了机遇。  新西兰环保部长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于8月2日在一家(聚酯)PET瓶回收工厂的开幕仪式上说,中国的禁令”将减少可回收利用物品的终端市场,我们需要能够在境内进行回收,这一点更重要。”  史密斯说,该厂是该国第一家能够将PET瓶回收并将其制作成食品级材料的工厂,能够回收该国75%的PET废料。该项目的资金包括400万新西兰元(298万美元)的政府补助。  史密斯说:除了增加当地的供应量,解决需求问题同样重要,新西兰制造商也需要使用更多的再生材料。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摘要:一份外卖快餐的包装,平均使用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而降解这些塑料垃圾,却需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外卖行业的飞速增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更多的“白色垃圾”。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社会担忧。
  在我们享受外卖带给我们便利的同时,大量的外卖餐盒、包装袋却在以“围城”之势,威胁着我们的生态环境。根据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公布的数据,这三家外卖平台的日订单量大概在700万单左右,据此粗略算一笔账,按照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42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59个足球场。如何让外卖行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外卖塑料垃圾迫在眉睫  一份外卖快餐的包装,平均使用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而降解这些塑料垃圾,却需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外卖行业的飞速增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更多的“白色垃圾”。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社会担忧。  据环保部门统计,目前中国塑料年产量为300万吨,消费量却在600万吨以上,每年都有大量的塑料制品进口。每年全世界的塑料废弃量1500万吨,中国就达到了100万吨以上。而对于外卖垃圾的数量,虽然目前并没有权威统计数据,但从外卖平台的订单量可以略知一二。根据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公布的数据,这三家外卖平台的日订单量大概在700万单左右,据此可以粗略算一笔账,按照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42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59个足球场。  如此巨大的使用量,相关部门对餐盒材质标准有无明确要求?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表示,对于外卖行业使用的餐盒,目前尚未有具体成分标准。而对于是否为可降解环保材料、是否有利于日后处理则没有相关规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无毒无害,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如何让外卖行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不只是塑料袋,外卖送餐使用的餐盒、塑料餐具、塑料外包装等都属于“白色垃圾”。普通塑料餐盒和餐具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塑料袋主要成分是聚乙烯,均是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因为具有无危害、耐高温等优势,被外卖商家广泛使用,但其不易降解的特点给后期处理带来很大困扰。  但对很多餐饮企业来说,使用塑料餐盒也是无奈之举。有业内人士称,中餐食物多含汤水、油脂,使用塑料餐盒盛放更合适一些。虽然目前也有餐饮企业使用纸盒等包装,但大多数可降解餐盒并不适合中餐,容易渗水渗油、使米饭粘连等,难以被消费者接受。此外,餐盒成本也是餐饮企业的考量因素,有餐饮企业负责人称,外卖包装约占整个经营成本的2%。  另据了解,目前外卖使用的塑料餐盒并非“一无是处”,大多数塑料餐盒都印有可回收物标识,可以通过垃圾回收的流程,实现资源的再利用。但现实情况是,大多数消费者用完餐后,直接就把餐盒扔掉了。  即使餐盒里有剩菜剩饭,也大多一“盖”了之。塑料垃圾与餐厨垃圾换在一起,给外卖垃圾回收带来不少麻烦。并且这些垃圾没有专门机构回收,只能当生活垃圾处理掉。有业内人士表示,透明的塑料餐盒虽然可以回收,但清洗麻烦,回收价值不大,所以回收量也很少。”  如果有比较健全的垃圾分类体系,塑料餐盒等是可以通过回收渠道得到有效的循环利用。并且在餐盒回收处理的成本方面,国外也有经验值得借鉴。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盛敏表示,目前中国对于废弃塑料等再生资源的回收还没有相应的补贴机制。他说,有两种方式可借鉴,一种是欧洲模式,通过政府采取强制性的政策,对可再生资源的回收处理进行补贴;另一种是日本模式,通过培养国民素质,从源头上做好垃圾分类。  针对塑料等低附加值可回收物的分类回收,目前国内部分城市也制定了一些措施,如建立基金发放补贴、处罚违规对象等。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则认为,应坚定地实施强制源头分类政策,遵循污染者付费原则,实施生产者延伸责任制,激励污染者减少废弃物产出,同时用资源回收收入弥补垃圾管理社会成本。  今年6月,中国烹饪协会等与数十家餐饮外卖品牌共同发起的《绿色外卖行业公约(绿色十条)》提出了“推动使用绿色餐具”等内容,并向供应链端发出“英雄帖”,在为餐饮行业小微企业找到健康安全的绿色餐具,同时也有外卖平台正和科研机构进行合作,研发可降解环保餐盒。  总之,面对快餐包装带来的垃圾处理问题,需要政府、公众、企业齐心协力,比如提高生产准入标准,支持垃圾分类与回收利用的产业化等。同时政府监管不能在以往水平上静止不动,须跟得上外卖发展的速度,注重从环保的角度重新审视和制定监管的标准,并将其纳入对平台和商家的监管之中。唯有源头和上游监管标准的清晰明确,才能换来下游链条治理的事半功倍。
(来自:中国商报)

摘要:“拉闸了,停电了。”尽管,这事早在预料之中。不过,雄安新区雄县某塑料包装印刷厂老板邓小波,仍然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感到不知所措。
  一周前他刚接过北京某服装厂20万个包装袋定单,一半的活还在生产线上,机器已经不能转动了。他凭着多年的老关系给县长发了个微信,请求再宽限两天,把这个定单完成。第二天,新区派来了工作组,让他“顾全大局”。  邓小波有点失望,还是接受了关停的现实。邓小波所在的雄县有中国“塑料王国”之称,这个只有38万人口的北方小县,经工商注册的塑料企业超过4000家,不在册的家庭作坊式加工厂,几乎遍及每个村庄的角落。雄县拥有20万人的产业工人,每年消耗着中国10%以上的原生塑料颗粒,以绝对的数量优势独霸长江以北市场,对本地经济贡献占2016年GDP的70%。曾经让雄县人骄傲的四张名片真的要成为历史吗?(图片来源:新华社)  政府协助传统企业升级  密集分布于雄县城的10个专业村,主要产品有聚酯膜袋、高低压聚乙烯袋、高温蒸煮袋、吸塑盒、吹塑瓶等。这些产品广泛用于食品、服装、化工、电子、建筑等包装。不过,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被明令禁止的VOC(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种物质会与空气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发生化学反应,将PM2.5吸附在周围形成雾霾。  四个月前,雄县一位政府官员向记者表达了保留传统产业的愿望。他说:“政府要想办法帮企业重组,将小型企业集中到一起,进行无公害无污染处理,使企业从小而全,转向集约化经营,最后形成二至三个集团公司。同时,政府要做的事是,帮助传统企业嫁接高新技术,进行设备更新、工艺流程再造,实现产业升级”。  邓小波说:“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些带有污染的传统企业,将会被毫不客气地彻底清零”。他最近担忧的不再是业务和定单,而是去年引进的这套40馀万元的设备损失怎么办?“按政府的说法,只要环保达标就可以继续干,可是这套国产设备和工艺流程,根本就不可能达到现在的环保标准。原来人们还指望政府给点关停补偿,目前看这条路已经堵死。”  家庭作坊小企半数停产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目前没有注册的家庭作坊式工厂已经全部关停,半数以上的注册企业,因为环保不达标,也处于停产状态。但较大规模科技含量高、有实力的塑料包装印刷企业已经提前行动,通过政府招商平台把企业向石家庄、邢台、山东、河南等周边地区转移。然而,像邓小波这样的家庭作坊式的小业主,多不被外来招商团看好。他们的想法是:“再等一等,看看新区有什么新的政策出台。”  让邓小波略感安慰的消息是,未来雄安新区雄县的发展方向是金融、旅游、高科技等发展。不过,邓小波还是有点失落。他说:“曾经让雄县人骄傲的四张名片─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中国气球第一村、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产企业、北方最大的灯箱布生产基地,很快将成历史的一页被匆匆翻过。”
(来自:香港大公报主办?大公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