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原材料价格甚至上涨了50%以上,今年食品包装产品总体情况好于去年

摘要:自2007年12月31日以来,“限塑令”实施已近10年。随着快递、外卖等新兴行业的迅猛发展,“限塑令”不断在面临新的挑战……
  有数据显示,目前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三家平台日接单量达2000万份。按照每单消耗3个塑料餐盒估算,外卖平台日消耗塑料制品超过6000万个。为了不让外卖垃圾成为法外之地,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2日下午,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表示,将研究调整“限塑令”,延伸至电商快递等新兴领域。  报道称,11月2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联组会议,结合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  在回答郎胜委员提出的如何治理电子商务、快递业等新兴领域过度包装的询问时,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表示,日前已经出台了《推进快递业绿色包装工作的实施方案》,正在协调起草《关于推广标准托盘、发展单元化物流的意见》。  他表示,下一步,将及时调整相关的政策,准备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调整“限塑令”,研究制定在电商、快递、外卖等行业率先限制一系列不可降解塑料包装使用的相关实施方案,并且督促地方,特别是城市加大落实的力度。  “限塑令”从2007年12月31日颁布到2008年6月1日正式执行,明确规定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同时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  而由于“限塑令”实施于10年前,对一些近几年快速发展的新兴行业鞭长莫及。据悉,根据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数据显示,三家平台日订单量2000万左右,根据一家公益环保组织的采集100个订单样本测算,平均每单要消耗3.27个塑料餐盒或杯子。按照上述数据估算,外卖平台一天消耗的塑料制品要超过6000万个。  除了外卖行业,快递行业也是塑料制品消耗的大户。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6年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现状及趋势报告》,2016年中国快递业完成业务量突破300亿件,同比增长50%以上,包装垃圾高达400万吨,这些垃圾大多不可溶解。  另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城市中心区快递包装垃圾的增量在清运生活垃圾增量中占比超过九成。  据《中国塑料制品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1——5月我国塑料制品累计产量3047万吨,累计增长3.8%。  在“限塑令”实施的这些年,一直被大众诟病是名存实亡,甚至还被称为是“卖塑令”,有不少商家在这个过程中赚的盆满钵满。  在消费者购物的过程中,一些小商铺直接提供免费塑料袋,而消费者在大商店直接花上几毛钱购买一个新的手拎塑料袋,连卷袋则以强制消费的方式转嫁到商品价格中。至于理论上应该用来代替的环保袋在很多超市更本不见踪影,想装东西只能买塑料袋,消费者想环保都不行。还有些商家通过“互联网+”推广塑料袋,付款时扫码关注,就能免费得“袋”。  为了解决“限塑令”推行多年后遇到的难题,有一部分地区已经开始了积极的探索。  2015年1月1日起,吉林省正式实施“禁塑令”,规定全省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塑料餐具。这是“限塑令”实施6年后,首个全面实施“禁塑令”的省份。2015年5月,《江苏省循环经济促进条例(草案)》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明确,条例实施一年后起,餐饮经营者应提供可循环使用筷子和可降解塑料餐具;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不得销售、无偿或者变相无偿提供不可降解的塑料购物袋。  据悉,吉林省在施行“禁塑令”后,各地区大型商业连锁企业都对主要塑料产品都进行了替换,年销售额超过2亿元的连锁商超产品替换率达到85%。相比于两三角钱的普通塑料袋,环保塑料袋价格“昂贵”,在0.6元——0.8元左右。据当地媒体报道,“禁塑令”实施后,消费者从最初的不适应开始逐渐接受,不再购买塑料袋,而是自带布袋。  有评论指出,目前市场和消费者已经渐渐对“限塑令”的调节杠杆产生麻木心理,商家愿意付出餐盒的微薄代价,消费者也愿意为两三角钱的不可降解塑料袋买单,“限塑令”沦为“卖塑令”。如果国家转变思路,对环保塑料袋生产企业给予补贴,同时全面取缔不可降解塑料袋,那么“禁塑令”或可顺利推广。
(来自:新华社)

摘要:近日,云南省昆明市质监局就第二季度食品相关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和风险预警监测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通报显示,今年食品包装产品总体情况好于去年,但是,塑化剂仍是塑料包装产品存在的主要安全隐患。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质监局就第二季度食品相关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和风险预警监测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通报显示,今年食品包装产品总体情况好于去年,但是,塑化剂仍是塑料包装产品存在的主要安全隐患。
食品相关产品指的是食品用塑料包装、纸包装等与食品接触材料,直接影响食品安全。昆明市质监局连续4年组织了食品包装产品监督抽查工作,产品实物质量批次抽查合格率均保持在90%以上。
今年二季度,昆明市质监局分别对昆明市食品相关产品生产企业生产的产品和市场上销售的产品进行了监督抽查。其中,对昆明市企业生产的产品共抽查100个批次样品,监督抽查的产品包括塑料容器、塑料膜、塑料袋等塑料包装容器和食用纸包装容器,实物质量检验合格率为95%;自产自用的产品14个批次,检验产品标识86批次,合格56批次,产品标识合格率为56%。不合格产品的主要质量问题包括卫生指标不合格、纸包装容器抗压强度不合格、标签标识不合格。
另外,抽查中选取了80批次的市场上销售的食品相关产品样品进行风险预警监测,产品种类包括保鲜膜袋、一次性餐饮具、吸管、纸婉、纸盘等,本次监测的30个纸包装样品均未检测出可迁移性荧光增白剂,情况好于去年。而塑料包装中44%的样品塑化剂超出限量值,与去年相比,比例有所降低。
云南省质检院轻工所所长陈红介绍,塑化剂是一种塑料制品添加剂,由于塑化效果好、价格低廉而得到广泛应用。研究发现,塑料制品中的塑化剂会迁移、渗透到所包装的食品中,会对人体造成一定危害。
(来自:国家质检总局网站)

摘要:对于一些人来说,台州的知名度,没有杭州、宁波等城市高,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家庭里所使用的塑料制品,或许有一半来自台州——这个被称为“塑料制品的王国和模具之乡”的地方。
对于一些人来说,台州的知名度,没有杭州、宁波等城市高,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家庭里所使用的塑料制品,或许有一半来自台州——这个被称为“塑料制品的王国和模具之乡”的地方。如今,台州的塑料产业还走向了世界,成为全球塑料制品重要加工基地之一和全球模具生产制造重要基地之一。
对于塑料制品企业来说,原材料成本在所有成本中占据着关键一席。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后,塑料原料市场再次发起一波凶猛的涨势。不少企业认为,此番原料价格上涨将是行业“洗牌”的开始。那么,台州塑料制品企业如何出牌,才能不被“洗”出局?
塑料原料“金九”涨势强劲
聚丙烯是塑料产品的一种主要原材料,今年8月,它的价格便是步步高升,而在9月份,更是呈现出一种“不依不饶”的气势,业内人士称其“涨到怀疑人生”。据统计,每吨聚丙烯的价格从7月初的7900元涨至9500元,每吨累计上涨1600元,幅度较去年同期超过30%。
“经过去年年底的一轮涨价,今年上半年塑胶原材料经历了长时间的回调,现在的行情可以看作触底反弹。这一波刚好赶上金九银十生产旺季,许多工厂等着原料下锅,因此影响比较大。”在台州塑料化工市场上销售原料的程先生告诉记者,此番塑料原料上涨涉及的种类比较多,影响的企业也非常广,“不仅仅是生活塑料品,一些工业用的塑料产品企业都在一直叫苦连天。”
塑料原料吃紧,进入卖方市场
据不少塑料原料供货商反映,近期,塑料原料价格涨了的同时,货源也紧缺不少。
“最近一段时间塑料原料进入卖方市场,贸易商和生产商都活得比较滋润,不仅价格拉上去了,而且还不一定有货。”程先生表示,在我市原料市场上,总有一种“追涨”的心理。此番原料上涨苗头刚出来,各方成品公司就加大原料采购,“大企业加大囤货增加库存量,小企业采取高频次采购,以至于货源收紧。”
不过,原材料进入卖方市场的情况对于不少成品企业来说,算盘就不怎么好打了。
“我是做垃圾桶等生活塑制品的企业,产品中80%的构成是塑料原料。现在塑料原料价格上涨了30%,公司承受着非常巨大的成本压力。”路桥峰江特固可塑料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陶恭信表示,8月的订单比五六月份多,但是利润却反而下降了,“更令人烦恼的是,现在是原材料市场说了算,如果不是现钱拿货,贸易商通常会众多说辞,等几天,这原料价格又上去了。”
涨或不涨,中小企业左右为难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按道理来说,原材料涨了,商家跟风涨价是消化成本最简单的办法。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整体而言,中小企业在不具备研发、技术、工艺等优势的情况下,无论是和大型企业竞争,还是相互之间竞争,更多的还是比拼谁的生产成本更低。”采访中,多数塑料企业和经销商表示,如果轻易跟风涨价,意味着主动放弃价格方面的竞争优势;如果坚持不涨价,则要面对得到了市场却失去利润的尴尬局面。
记者了解到,中小企业不敢轻易涨价的另一个深层次原因在于,不少中小企业需要通过金融机构或民间融资来解决流动资金不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各类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将占用中小企业更多的现金流。而企业一旦提价,又可能会因为产品销售困难造成资金回笼周期的增加,继而影响企业原本相对稳定的资金链。
据台州塑料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大企业拥有中小企业无法比拟的资金流,消化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能力要远强于中小企业。靠低成本换取生存空间的中小企业即使要涨价,也不敢把所有的原材料成本转移到产品上。
如何才能不被“洗”出局
台州企业如何面对涨价潮?记者走访后发现,台州不少企业采用了技术创新、管理升级等措施,一方面提高产品附加值,一方面严格控制成本。
“以往原料涨价,我们中小企业相对合理的做法是,小幅度、多批次地提升产品价格,试水市场各方反应。与此同时,利用缩减利润的方式折抵余下的生产成本。但是,现在我们企业不光要考虑产品成本的问题,更要考虑工艺等问题。”陶恭信说,“比如PC(聚碳酸酯)比较贵,我们能用其他比较便宜的材料改进到同样性能,给客户解决成本压力。”
台州伟星管业相关负责人张卫星告诉记者,本轮塑料原料上涨对企业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有的原材料价格甚至上涨了50%以上,“这时候低价竞争市场已经无用了,低价就意味着亏本,或者是质量品质的下降。”张卫星告诉记者,他们企业在这时候宁可选择少接一些项目,开发一些新的材质,“比如现在伟星的PP-R塑料管,即使调整了价格,市场还是认可的,因为它的品质得到了认同。”
台州塑料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之前也出现过原材料“集体疯涨”的情况,而随之而来的便是行业一次又一次的“洗牌”。他认为,如果不想成为被“洗牌”出局的那一个,做好未来布局至关重要。企业要么及时转型,要么多下工夫,主动加大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的研发力度,挖掘产品的附加值。否则,被动地应对原材料上涨,很可能会使企业走进“死胡同”。“即使躲过了这一次‘洗牌’,也难逃下一次。”他说。
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不能单纯以原材料涨跌作为定价机制,企业如果在改性塑料上拥有很强的技术实力,可以通过提高产品的阻燃性、强度、抗冲击性、韧性等性能,提高产品附加值,拥有议价权,以灵活应对市场变动。
(来自:互联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