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市场预估小米估值在700-1000亿美元之间,贾跃亭大跨步挺进国内

华尔街日报昨天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小米已将IPO的目标估值降为700-800亿美元,低于此前讨论的1000亿美元。
小米集团5月3日向港交所递交了初步上市材料,预计将在6月上市。小米计划募资超过100亿美元,这将是香港八年来最大IPO,也是今年全球最大科技企业上市。
此前市场预估小米估值在700-1000亿美元之间。但最新的情况看来,经过这几天的讨论,机构给小米的定价可能越来越理性。
市场此前讨论的1000亿美元估值之所以显得狂热,很大程度上在于小米过去的财务资料并不透明。因此,小米财务信息公开后,市场对其估值迅速产生分歧。
以经营利润计算,假设小米达到1000亿美元市值,市盈率高达117.54倍。小米在资本市场最明显的参照系是苹果,苹果市盈率仅为18倍。
当然,苹果是一家成熟公司更适合按P/E估值,成长期的新经济公司本身并不适合以纯P/E估值。于是,有人按照分类加总估值,将小米的手机硬件、生态链产品、互联网服务分开估值后加总,得出450亿左右的估值,仅相当于小米2014年融资估值。
小米显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估值。雷军在小米发布招股书的同时公开喊话市场,称小米不是一家纯粹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小米70%收入来自于手机硬件,以传统行业的流水,给予互联网行业的估值,很容易抬高估值。
上一个这么做的是2016年底香港上市的美图。美图的主要收入同样来自手机,但将自己包装为互联网公司。美图上市之后股价坐上过山车,一度暴涨后又迅速暴跌,低迷一年后目前已经跌破发行价。
独角兽魔咒
香港股市是机构投资者占优的传统市场,金融地产股为主,很长一段时间里科技股基本只有腾讯。近两年,香港市场发生很大变化,内地资金开始活跃,也开始欢迎新经济股登陆,然而,最近一年在香港上市的新经济股连续大跌也给后来者蒙上了阴影。
比如去年下半年挂牌的“新经济三宝”:众安在线、阅文集团、易鑫集团。众安在线背后是“三马”站台,腾讯是阅文集团的大股东,易鑫也有腾讯力撑,因此IPO时均受热捧,连破超额认购纪录。
然而,三只新经济股此后均走出暴涨暴跌曲线,除了阅文集团勉强守住发行价外,众安在线、易鑫集团均已跌破发行价。三只股票距最高点均已腰折,易鑫集团更是比最高点跌超60%。
港股老大腾讯撑不起“三宝”,超人李嘉诚也撑不起雷蛇。去年11月,电竞游戏设备商雷蛇在香港市场挂牌,李嘉诚私人投资基金维港投资是雷蛇股东之一。然而,周凯旋亲自为雷蛇站台也没挡住雷蛇上市后一路下跌,至今雷蛇已经距发行价下跌了超过1/3。
“独角兽魔咒”如影随形,最近港股上市的中国平安旗下平安好医生也未能幸免。平安好医生IPO上市同样打破超额认购纪录,但上周五挂牌后走势堪忧,第一天险守发行价54.8港元,没有上演当天破发的惨剧——但第二天平安好医生即大跌破发,今天虽然微涨,收盘依然低于发行价。
为什么会出现“独角兽魔咒”呢?大摩财经分析,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一级市场泡沫太大,导致上市价格虚高,直接拿二级市场当“韭菜”割;二是新经济股大多“速成”,仅成立几年就上市,虽然增长快,但业绩波动大、盈利模式不清晰,短期内交不出让市场满意的业绩,甚至上市后就变脸,投资这类公司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三是有些新经济股其实是“伪新经济”,比如易鑫虽然号称互联网公司,但其核心收入却是融资租赁业务,融资租赁行业并不乏优秀公司,估值比易鑫还要低。
事实上,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一级市场狂飙猛进,资本捧出大量估值惊人的“独角兽”企业,已经和二级市场形成倒悬。很多“独角兽”以高估值上市,填实泡沫却需要时间,其实并不适合中小投资者参与。
赢家输家 更甚忧的状况是,“独角兽”上市前就已经开始让散户接盘。
以小米上市狂欢为例,此前小米的一些投资者通过二手股权市场大肆甩卖份额,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舆论甚至配合炒作小米估值至2000亿美元。据大摩财经了解,春节前后,二手股权市场转让的小米份额估值已达到800亿美元,这些份额再通过各类资管计划、理财产品卖给高净值人群甚至普通投资者。
小米的各阶段投资者是小米IPO的大赢家。很多普通投资者并未真正理解小米“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意义,这种财务上被计入金融负债的优先股实际上是“名股实债”:小米股价好可以转换为普通股,股价不好可以要求企业赎回。只要查询小米招股书即可发现,小米后面几轮的融资(DST等外资机构是主力)基本都是这种每年按8%计息的优先股。
当小米估值升高,优先股产生“公允价值变动”并被计入负债,小米招股书共计入了1614亿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换个角度即这些优先股投资者获得的潜在收益为1614亿。投资出一家超级“独角兽”的收益之大,超出我们的想象——粗略计算,小米成立8年共融资1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
2014年小米融资时估值450亿美元,此后再未融资,但2015-2017年小米仍然在计提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计提的余额2014年末899亿、2015年末1059亿、2016年末1158亿、2017年末1614.5亿。这意味着小米名义上估值仍然在涨,最大的估值增长发生在2017年。
三年时间,小米投资者的收益翻了1.8倍(1614.5亿/899亿)。以此推论,假设小米估值也增长1.8倍,正好是800亿美元左右。
低于800亿美元,小米可能真的就流血上市了。 网友热议
随行153:合理估值150亿美元~200亿美元之间,太高的PE不合理
佛山无影拳2018:很大概率跌破发行价。
余皓雁:就一破卖手机的,而且是手机的组装厂,你要多少估值,100亿都给多了,这几年的业绩,明显是包装的,它为什么不敢去美国上市,人家美国人要苹果,也不要它,啥也不是的公司
Mamba1:就按互联网公司算,给出60倍PE也很高了,估值也就500亿美元,考虑到对未来的预期估计也不会超过700亿,如果上市后市值超过700亿了,估计也会和平安好医生一个下场,肯定会破发。
Wisecapital:利润是苹果的百分之一,市盈率是苹果的6倍多[害羞][害羞][害羞][害羞]

近日,贾跃亭投资的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简称FF)消息连连—-从前段时间广州买地,后传许家印入伙,再到近日邀请嘉宾体验入关新车、发布四周年内部信,甚是热闹。
值得一提的是,《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从4月底至今,FF明显加快了进军国内市场的步伐。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其国内关联企业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迅速成立了4家子公司。似乎又在向外界宣告,贾跃亭的造车梦想仍存有操作空间。
贾跃亭大跨步挺进国内 睿驰两月内成立4家子公司
记者查询得知,就在5月9日,睿驰汽车出资成立了睿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该销售公司的具体经营范围包括汽车销售、汽车零配件批发、汽车零配件零售等。
除此之外,另3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3月23日成立的睿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4月23日成立的睿驭汽车有限公司以及4月27日成立的上海法苒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王志刚。截至发稿前,对于睿驰汽车这一系列动作,FF中国公关部回应称并不知情。
而在更早之前,睿驰汽车曾以底价3.64亿元,拍得广州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用于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这一切似乎又在向外界宣告,贾跃亭的造车梦想仍存有操作空间。
按照FF方面的介绍,广州南沙买地就是贾跃亭为把“FF技术、产品和知识产权引入国内,助力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国家战略的具体实施步骤之一”。
外界普遍怀疑,贾跃亭个人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拖欠各方上百亿元债务无法归还的情况下,为何还能顺利在南沙拿下地块?
记者查阅获悉,睿驰公司在广州南沙的注册地址海滨路171号9楼所在地南沙金融大厦,隶属于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旗下的广州南沙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对此,南沙区官方相关部门回复表示:“睿驰公司在南沙拍下的601亩地块,将用于投资建设纯电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睿驰汽车是依法依规在南沙区成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为FF的关联公司,完全独立运营,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
资料显示,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的时间是今年2月份,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刚,注册资本达到3亿美元,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王志刚个人地址资料位于山西临汾北膏腴村,而这正是贾跃亭的老家。
最新消息显示,5月11日,贾跃亭对全体员工发表内部信庆贺FF公司成立4周年。在内部信中FF罗列出诸多利好:“近期有来自福特、特斯拉等公司的人才相继加盟,负责财务和IT等关键领域;同时,几乎所有的关键供应商和承包商都已经就位,公司已获得了投资人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然而,业界对其此前承诺年底前量产的说法普遍不看好。在他们看来,造车项目纷繁复杂,包括整车的线束,电池轮胎轮毂,马达等,任何一个部件都需要提前预定好,如今已经5月中旬了,半年时间想完成布置厂房、招募工人,购买生产流水线、调试安装恐怕根本来不及。
对贾跃亭动向“不了解” 期望尽快确认还款时间
转望资本市场,4月27日,乐视网披露了2017年年报,公布去年净利润巨亏138.78亿元。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欠款余额高达72.8亿元,占乐视网资产总额比重达40.69%。
5月14日下午,乐视网举办了2017年度业绩说明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财务总监张巍、董事会秘书赵凯、独立董事郑路、保荐代表人崔学良与投资者进行互动交流和沟通。
谈到近期频见报端的关于“贾跃亭FF汽车已运抵中国”等报道,刘淑青表示,“公司未获得贾跃亭先生或其关联方通知,对相关报道均不知情、不了解。”
据刘淑青透露,公司现管理层一直积极、主动保持与贾跃亭先生及其相关方的沟通,包括近期媒体、投资者普遍关注的睿驰汽车购置土地投资款事项。
同时,她表示,公司时刻关注上市公司体系大量的关联方欠款问题,公司期望贾跃亭及相关方可以尽快与公司一并确认有效的解决方案及还款时间表,及时挽救上市公司于资金紧张的泥潭中。
“上市公司目前经营非常困难,现任管理层也在时时刻刻努力改变现状,但阻碍于资金状况的严峻,公司正常经营无法得到有效推进。”刘淑青如是说。

中小尺寸OLED市场发展进度很大程度上要看苹果iPhone对OLED的采用情况。从年初到现在,供应链频繁传出苹果手机OLED面板订单减少的消息,对OLED供应链各环节产生连锁反应。中国正处在投资中小尺寸OLED的关键时期,多条产线已经投了下去。苹果的风向骤转是否意味着中国中小尺寸OLED产业发展的进退两难?
再现苹果“OLED效应”
苹果手机减少OLED面板订单的消息并没有得到苹果官方的正面回应,但多个渠道消息显示,订单减少与iPhone
X销量不及预期直接相关。日前,Strategy
Analytics最新发布的全球智能手机跟踪报告显示,iPhone
X自2017年11月正式上市以来,苹果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出货了近5000万部。由于苹果在2017年发布的新机里面仅有iPhone
X是首次采用OLED面板,而且三星是苹果手机唯一OLED供货商,群智咨询曾在去年年初向外界表示,2017年苹果手机OLED面板需求总量约为8000万片。由此看出,iPhone
X的销量不及苹果当初下的订单预期那么高。另据供应链和分析人士的最新消息看,苹果为2018年新款iPhone采购的OLED屏总量约为5000~5500万片,已少于2017年的订单量。
外媒报道显示,由于iPhone
X销量低迷,三星OLED工厂开工率不足。韩国媒体《The
Investor》网站在今年1月份报道称,三星A3工厂运转率较上年同期降低了10%。两个月之后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三星OLED工厂目前的开工率仅为50~56%。
《中国电子报》记者了解到,三星生产中小尺寸OLED面板的工厂包括A1、A2、A3和A4。目前,A3工厂向苹果提供手机OLED屏幕,月产能13.5万片。同时,外界盛传三星还在规划一条新的第6代AMOLED生产线A5,由L7-1液晶面板厂改良而来,规划月产能为A3的2倍,但是由于OLED市场不如预期,三星已经暂缓A5工厂的投资进度。
三星A3工厂如果满产一年可生产162万片AMOLED基板玻璃(1850mm×1500mm),每片经济切割273片6英寸全面屏手机面板。以三星目前80%的良率计算,A3工厂年出货6英寸全面屏OLED手机面板3.54亿片,其中预计苹果手机可拿到2.75亿片的货源。这对于苹果手机目前年预计销售2.3亿部的总量来说绰绰有余,何况苹果手机中仅有约1/3配备的是OLED屏。而现在的情况是,由于iPhone
X销量不足,2018年的新款订单大约仅为5500万片AMOLED面板。稍微计算一下便知,三星A3工厂产能严重过剩,开工率自然会不足。
此外,外界盛传三星OLED投资计划在延缓。据韩国媒体《ET
News》报道,三星在今年年底会对A5工厂进行少部分设备投资,但是关键设备至今未提上日程。A4工厂启用之后,也至今没有明确量产日期。
中国企业有机会拿到蒸镀机
苹果手机AMOLED订单减少引起连锁反应。除了三星开工率不足、暂停投资外,LGD也延缓了投资计划。
2017年年底,业界盛传LGD准备延缓购进E6产线第3期的中小尺寸AMOLED生产设备,其中包括去年“有钱难购得”的日本Canon
Tokki的有机材料蒸镀机。LGD
E6产线3期正是苹果的御用生产线,目的是分散三星作为手机OLED面板唯一供货商的风险。LGD延缓采购Tokki蒸镀机,业内纷纷猜测是苹果手机的订单需求缩小所致。
而在前几日,业内又传出消息,由于机台制程和违约金问题,LGD与Canon
Tokki协商未果,最后LGD还是照原订计划完成采购。但除蒸镀机外,其他机台采购全面暂停。据韩国媒体《ET
News》报道,由于韩国OLED产业投资动力不足,Canon
Tokki准备将2018年规划出货的10台蒸镀机推销给中国大陆厂商,除了规划的另外1台已经卖给LGD的之外。
群智咨询副总经理李亚琴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原来预计今年大部分Canon
Tokki蒸镀机优先出售给三星,剩下的部分才能轮到中国厂商。不过由于三星的扩充计划暂停或放缓,对设备的需求减少,这对中国面板厂来说反而是个机会。今年Tokki设备不像之前那么难拿到,未来Tokki设备在中国面板厂的普及度会越来越高。
据了解,蒸镀机的品质关乎AMOLED面板的良率。Tokki蒸镀机是公认的中小尺寸AMOLED面板蒸镀工艺中量产经验最成熟的设备,前几年的年产能仅有四五台,慢慢提升到2017年的11台。三星在2年前独家买断Tokki蒸镀机,2017年Canon
Tokki扩产,LGD、京东方、夏普才拿到少量货源,其他面板厂则是一台难求。
而且,三星A3工厂采用Tokki蒸镀机,经过多年的设备调配和生产经验积累,AMOLED面板良率据称已经超过80%。京东方成都六代中小尺寸柔性OLED生产线采用Tokki蒸镀机,去年10月量产。京东方显示和传感器件事业群首席执行官高文宝对外透露,经过几个月的良率爬坡,到今年3月份时,OLED综合良率已经爬升到65%。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方B7工厂关键生产设备和材料大部分与三星A3工厂一致,除了Tokki蒸镀机,还有蒸镀制程的关键部件金属掩膜板FMM(与柔性OLED面板分辨率直接相关),也是购买的与三星一样的厂家产品。从京东方对三星的追随路线可以看出,在关键设备和材料方面京东方不会冒任何风险,如果OLED量产出现问题,那就从技术和人员团队上找原因。这也侧面印证,在高风险的AMOLED领域,获取量产经验最成熟的设备是规避风险的有力保证。
如果三星的扩充计划不是因为苹果订单的减少而暂停或放缓,那么未来几年三星还将拿到多台Tokki蒸镀机才能满足生产需求。一台Tokki蒸镀机可满足六代AMOLED产线1.5万片基板的月产能。比如,三星A5工厂规划3年后月产能18万~27万片,A4工厂规划3年后月产能9万~13.5万片,未来3年三星每年至少需要购进6台Tokki蒸镀机。如果三星按计划行使优先采购权,LGD又跟进购买Tokki蒸镀机,那么中国面板厂的机会将会更小。而现在由于三星暂停A4、A5扩产计划,中国面板厂才有了更多机会。
近几年,中国投资中小尺寸OLED产线的就有京东方、和辉光电、天马、国显光电、华星光电、信利、维信诺、柔宇等近10家面板厂。综合群智咨询和中国OLED产业联盟数据,目前量产的仅有京东方B7、天马上海5.5代线、和辉光电上海4.5代线、国显光电昆山5.5代线。在建的有华星光电武汉6代线、京东方绵阳6代线、京东方重庆6代线、天马武汉6代线、和辉光电上海6代线、固安云谷6代线和柔宇深圳5.5代线。刚性OLED屏的良率可达80%以上,而柔性OLED屏良率则是各家的秘密。天马上海5.5代线的产能偏低,良率不高,基本上还处于量产经验的摸索中。仅有京东方对外公布了B7的良率。在这么多中国大陆面板厂中,也仅有京东方已经购进了Tokki蒸镀机。
良率提升一方面和企业的技术、人员能力有关,另一方面和关键设备也十分相关。李亚琴认为,Tokki设备的使用将增强国产面板厂的竞争力并缩小与三星的差距,对导入包括苹果在内的重点客户供应链也将有很大的帮助。如果不出意外,李亚琴透露,今年和未来几年,京东方、国显光电和华星光电都有机会拿到Tokki蒸镀机。
中国面板厂还需积累核心生产力
拿到Tokki蒸镀机有助于中国面板厂提升柔性OLED屏良率。然而,随着苹果手机对OLED屏订单的减少,手机OLED面板市场前景堪忧,中国面板厂还有必要如此积极地跟进柔性OLED面板的投资吗?
其一,智能手机采用柔性OLED屏是大趋势,其比例将逐年上升。根据市场调研机构数据,未来几年,柔性产品需求将持续上升,至2022年将占中小尺寸半导体产品市场需求的68.9%。根据市调机构Fuji
Chimera
Research估计,智能手机用OLED面板与LCD面板将在2019年面临交叉点,届时手机OLED面板市场规模将超过LCD面板。还有预测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出货的智能手机中将有33%采用OLED屏,而到2020市场渗透率预计达到54%。如果以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15亿部的基数且未来几年不增长来计算,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采用OLED屏的数量将达4.95亿片。而2018年全球能量产柔性OLED屏的面板厂只有三星、LGD、京东方、国显光电少数几家。长远看,柔性AMOLED屏需求是持续上升的。
其二,更多厂商进入手机柔性OLED面板市场,将加速OLED手机的普及。目前三星在手机OLED面板市场占据的份额超过90%,其次是LGD的份额,超过了5%。由于三星的高度垄断地位,三星柔性OLED中小尺寸面板的售价居高不下。在苹果手机中,一块OLED屏的成本比LCD屏的多了一倍。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也是由于三星OLED屏售价较高,因此iPhone
X定价较高,销量不如预期。如果有更多面板厂竞争中小尺寸柔性OLED屏市场,一旦生产上了规模,成本将很快降下来,OLED手机的普及速度也会加快。而且,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京东方B7工厂生产的柔性OLED屏报价相对三星的要少30%。
其三,柔性OLED显示是全球显示产业竞争的焦点。中国面板厂积极进入柔性OLED显示市场,与世界领先企业同台竞技,争夺更大的市场份额,提升产业话语权,是我国新型显示产业做大做强必须布下的局。由于苹果订单减少,中国厂商意外获得更多购进Tokki蒸镀机的机会,对提升手机OLED面板良率有很大帮助。
不过,中国OLED产业联盟常务副秘书长、赛迪智库研究员耿怡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良率除了与蒸镀机有关,还和很多工艺参数有关。李亚琴表示,OLED产业是复杂的系统性工程,除了设备本身,相应的调配能力和工程技术也非常重要。三星的良率高,与其十分了解Tokki设备、并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和优化有关。中国面板厂要想有扎实、稳健的发展,除设备外,还需要花大量精力根据产线特点对设备、材料进行研究,积累属于自己的核心生产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