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公司是中国移动下属的专门经营集团客户市场的专业化分公司,虚商在创新方面的投入逐步加大

科技行业瞬息万变,那些大公司之所以能越战越勇,与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密切相关。

飞象网讯8月2日消息,在日前举行的“2019国际虚拟运营大会暨中国增值电信业务高峰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陶承怡表示:“在未来5G发展空间当中找到更好的定位,虚拟运营商在5G时代也将大有可为。”

图片 1中国移动政企业务占比低

近日发布的苹果2019第三财季财报中,苹果的研发支出达到了历史新高的42亿美元,约占营收的7.9%,乃2003年来的最高值。据估测,苹果在整个2019年的总研发支出将达到160亿美元,和华为的1200亿元相近。

去年5月1日,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由试点转为正式商用。统计数据显示:这一年多时间虚商移动转售在网用户数的增长速度有了明显的回升,新增月均在网用户规模创下历史新高:5月份用户数据突破9000万,6月份突破1亿大关。

未来发展或效仿电信模式

不过,这个研发支出的比例仍然低于竞争对手,截止6月结束的财政季度,微软研发支出占到销售收入的13.4%、谷歌占到15.7%。

在收益方面,2019年上半年的行业收入增速走出了去年持续负增长的低谷,呈现出以两位数加速增长的态势,月均收入突破3亿元。

据悉,这次拆分政企公司,是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上任半年之内的第一个重大调整。根据中国移动财报,中国移动2018年全年收入超过8400亿元人民币,其中政企业务全年业务收入725.55亿元,占比不足9%。

图片 2

在收益提升的情况下,虚商在创新方面的投入逐步加大。经过近几年的创新以及探索,虚商的创新思路更加清晰、创新方向更加聚焦,主要集中在五个方向:国际通信、物联网、可穿戴设备、行业信息化和平台化运营。随着持续的创新投入,虚商也产生了一系列的创新收益,甚至在有些方向取得了非常可观的收益成效。

不像电信的政企业务是由政企客户事业部统一管理,中国移动此前既有独立的政企分公司,各省分公司也独立开展自己的政企业务,二者同为二级单位,互不统属,甚至出现“争利”现象。总部负责调度全国To
B市场的,只有市场部下属的一个不足十人的集团客户管理处,管理协调能力有限。此番政企事业部的成立,配备人员或将超过千人,将更加有力地管理全国政企市场。

据陶承怡介绍,近年来虚商的发展情况可以总结出三个结论:

据政企分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是中国移动下属的专门经营集团客户市场的专业化分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其前身为中国移动总部集团客户部。公司拆分后,在总部层面成为政企客户事业部,这一名称也与电信政企部门相同。

第一、移动转售行业正处于流量增长的成长初期,相比基础运营商的发展阶段较为滞后。目前来看,虚商无法完全复制前两年的流量增长黄金期,获得明显的收入效益。但是相对基础运营商,虚商用户的平均每户每月上网流量还是可以给虚商带来一定的流量红利,也就是说,目前虚商价值运营的核心和重心还是用户流量的价值提升。

杨杰新官上任第一把火

第二、从目前的整体环境来看,虚商生存境况正在好转。目前,三大基础运营商竞争白热化,上半年的行业收入增长也遭遇了天花板。在这种情况下,虚商的合作价值会更加凸显。对于中低端市场来说,基础运营商要想实现增收节支的目标就会加强和虚商的合作,把和虚商的合作提升到更高层次。因此,可以说,虚商目前的生存环境正在好转。

能否让移动政企迸发活力?

第三、虚商应该重视创新谋划布局,着眼基业常青。虽然目前虚拟运营商的收入增长态势良好,但是从基础运营商的先例来看,要想进行长期的发展必须进行创新。陶承怡建议虚拟运营商在目前效益较好的时刻考虑加大在创新方面的投入。

2019年3月,中国电信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杨杰转任中国移动一把手。而根据公开简历,杨杰从参加工作开始,一直都在中国电信任职,历任山西省电信公司总经理、中国电信北方电信事业部总经理、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务。

那么,5G时代,虚商将如何发展呢?又面临怎样的机遇与挑战呢?

在杨杰的带领下,中国电信在三大运营商的政企业务中占据了一半以上市场。据中国电信2018年报,公司IDC和云业务分别同比增长22.4%和85.9%,拉动服务收入增长近2个百分点,物联网收入和连接规模再度翻番。公司智能应用生态圈正在成为其业务增长的新动能。

5G时代,大流量将会成为标配。虚商现正处于流量增长的成长期,在流量升级的过程中相对基础运营商得到的价值会更高一些。“建议可以采取推广大流量的方式,进行业务差异化定价提升。”

在今年3月份的中国移动年度业绩发布会,杨杰指出,中国移动将坚持公众客户市场与政企行业垂直领域并重,实施5G+计划。这一表态,体现出杨杰对于政企行业垂直领域的重视程度。今年6月25日在上海举办的“5G+
共赢未来”中国移动5G+发布会上,杨杰再次强调:“以5G为代表的新型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将促进智能连接、云网融合深入贯穿到各行业生产环节,有效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促进新旧动能转换,支撑传统产业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陶承怡表示,基础运营商在内容资源、应用开发能力以及终端方面相较虚商较为薄弱,但这正好是虚商可以发挥的空间,因为虚商拥有不同的行业背景,有终端制造企业、互联网头部企业、游戏企业等等。其可以发挥本身的主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在eMBB典型应用上和基础运营商合作双赢,提供独有的优势达到更深层次的的合作,共同开拓业务。

面对5G发展带来的To
B业务蓝海,中国移动政企业务的架构调整,或许预示了其奋起直追的步伐。

而面向海量物联网场景,未来联网设备的密度会得到进一步提升,达到每平方公里100万个的连接密度。面对这样的趋势,国外有些运营商开始将目光转向物联网,包括一些典型的应用场景——运输、物流、农业等等。国内的虚商也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

“未来5G时代,在智慧城市、智慧家庭方面的典型应用将有很多海量物联的市场机遇可以开拓。”陶承怡说。

因此,陶承怡建议虚商扩展物联网市场需要找到自己的市场定位。因为基础运营商也在这个领域进行探索,相较基础运营商,虚商有自己独有的优势,这些优势集中体现在可以提供跨国、跨地域、跨运营商的一站式接入。

另外,5G的低时延、高可靠场景,是赋予5G未来的发展动力。虚商如果想要开展这方面的业务,需要基础运营商开放更多的网络能力,也就是和基础运营商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总之,无论是海量物联还是低时延高可靠的垂直行业细分,产业互联网的时代,运营商将由个人消费为中心向以企业市场为中心的商业模式转换。

陶承怡认为,无论是需求层面、技术层面还是商业模式层面,现阶段的虚拟运营商都需要探索一系列的新路径,和基础运营商一起进行联合创新。不管是基础运营商还是虚商这都是重要的机遇期,但也是挑战时期。“在此过程中,虚商和基础运营商的合作空间将会很大,合作方式也会更多。但是虚商需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在合作的过程当中体现差异化的服务,此外还需要发挥虚商的优势实现快速响应,这是虚商相比基础运营商而言的重大优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