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说小米硬件净利润率永不超过5%,小米不是一家硬件公司

近期,小米创始人、董事长雷军屡放大招。先是在母校武汉大学的小米6X发布会上宣布,每年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随后他又发全员信宣布了新一轮的公司高管调整,任命CFO周受资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接管财务、投资、HR等业务。
据凤凰网科技拿到的可靠消息,小米本周将在香港申请IPO,6-7月挂牌,成为首个尝鲜“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尽管还没等到小米的招股书,但我们不妨先来划个重点。
毕竟,就算贵为“超级科技独角兽”,能不能跑,总要拿出来遛遛。
看点1:雷军说小米硬件净利润率永不超过5%,会不会打脸?
这可能是最近整个行业最关心的问题了。毕竟,小米不光是做手机,雷军说的这个硬件净利润率的上限范畴太广,影响的行业也真是太多了,照雷军自己的话,小米生态链那可是渗透了100多个行业呢。
首先我们先搞清楚,“综合净利润率”到底是什么?
此前已经有媒体解析过,如果拿单个小米手机比如小米MIX2S,乘以5%来计算,这款售价3299元的手机,单品可赚164.95,但这并不是综合净利润率。
综合税后净利润是一个总体性的概念,由营业收入扣除各项成本开支,包括研发、销售、广告等之后再除以营业收入得到的净利润率。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国产厂商的平均综合净利润率是10%,雷军抛出的5%确实不高。而且,根据之前业内流传的Pre-IPO融资推介材料上称,小米2016年硬件业务的净利润率仅为2.8%。
当然,所谓“融资推介材料”并非来自小米官方,但其中有一部分可能来自早期投资人卖老股的信息。所以,姑且认为这些数字大致可信的话,2.8%和5%之间还是留了余量的。
那么,真实的数据到底怎么样,还得看招股书。因此,到时候通过小米递交的招股书查一查,就能够知道5%这个数字会不会打脸,这将是招股书最大的看点之一。
看点2:小米到底赚不赚钱?
从小米诞生第一天起,雷军就一直说,小米手机几乎不赚钱。
妙就妙在这个“几乎”,到底多少利润才算“几乎不赚钱”呢?而且雷布斯最近又宣布,硬件综合净利润率不超过5%,显然是在给盈利情况释放压力。根据5%推测,小米的硬件赚钱能力基本是个可测量的数据。所以大家应该更关心小米的互联网收入情况,还有投资收益。
有一点需要关注下。招股书通常都有几百页,里面含有“净利润”字样的不同数据口径可能有一大堆,比如“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经营利润”、“经调整后的净利润”等等。而且,港交所和国内A股、美股的会计准则也略有不同,五花八门也容易看晕。
那么看哪个数据靠谱呢?大概可以关注两个数据,一个是“经营利润”,一个是“经调整后的净利润”。
这个“经调整”很有说法。大家一定还记得美图IPO时候的巨亏。其实香港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并不多,会计准则也和美国不一样,美图当年就吃了“巨亏”的这个哑巴亏。给大家详解一下。
互联网科技公司通常会在之前融资时给投资人发行不少优先股,如果估值从一开始的几千万美元到了几百亿美元,这些优先股的价值也放大了很多倍,股东的财务浮盈也翻了N倍。但这些股东还没退出,所以他们的投资价值的提升,在财务报表里就会被认为是公司对这些股东的负债。不知道小米这次会不会也遇到差不多的情况。
看互联网公司是否盈利,不能单纯看净利润,还要要看经营利润和调整后的净利润,这两个数字,排除财务会计等干扰性因素。
看点3:雷军在小米到底占多少股?
之前有媒体报道,雷军在小米的占股竟然高达77%。但招股书没放出来之前,这个数字还是只能看看。雷军到底在小米有多少股票呢,相信这是我们都想知道的。毕竟这可能关系到今年中国富豪头衔的归属。
另外,小米有望成为香港首批“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同股不同权,就是说,管理层掌握的一部分股票的投票权远大于普通股。简单说,按港交所新政,雷军可能拥有一批股票有超级投票权,相比普通股,“话事权”最少1股顶2股,最多1股顶10股。理论上,如果雷军拥有的全是超级投票权的股票的话,最少只要拥有9.1%的特殊股权,就可以保障投票权超过51%,牢牢掌握公司控制权。
另外,此前网传小米工号1000以内的员工在公司上市后都将实现不同程度的财务回报。在最新的人事调整中,小米两位联合创始人周光平、黄江吉因个人原因辞去管理职务。通常没有了公司职务,在上市后股票变现方面受到的限制会少很多。
如果招股书有披露小米高管的持股比例,按照一个合理估值区间,那么这些高管在小米上市之后身价会变成多少?这同样是一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
看点4:小米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吗?
小米在上市前夕抛出5%的数字,其实更像是给小米定一个未来的目标,定下硬件净利润率的上限,告诉大家:“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我们不是依靠硬件获利的传统硬件厂商。”
从目前流传在外所谓“推介”数据看,小米收入21%来自于互联网服务业务,毛利率超过40%。
那么,怎么判定一家公司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呢?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
首先,要有成规模的互联网业务,如果互联网业务基本规模都没有,那就根本无从谈起;第二,互联网业务是主要盈利来源。举个例子,单看苹果Appstore、AppleMusic等互联网属性业务赚的钱甚至超过不少互联网公司,但苹果的盈利仍然主要来自硬件利润,所以苹果还是家硬件公司。
第三,互联网属性的业务收入要呈现出快速增长属性。互联网公司都是要海量用户基础,用户粘性越高越好,使用时长越长越好,获客成本越低越好。
所以,小米是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到招股书里找答案就看这三组数据:小米互联网收入有多少,小米互联网盈利比例有多少,小米互联网业务的月活用户数、使用时长和获客成本。
不过从小米的商业模式看,现在就可知的是,小米互联网业务应该是没有获客成本的,毕竟可以靠手机用户直接转化。
看点5:小米生态链到底有多大?
小米是从2013年开始布局生态链,以手机为核心,周边产品有耳机、小音箱、移动电源,再往外是空气净化器、电饭煲、净水器等小家电。还有一些玩的东西,比如扫地机器人,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比如牙刷、床垫。
其中一些公司甚至已经规模世界领先,走上资本市场了。比如做小米手环的华米科技,去年已经在美国上市了。
小米这些产品到底能赚多少钱,利润率怎么样?在去年的时候小米生态链公司已经超过了100家,现在这个数字变成了多少,这些公司跟小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小米招股书里应该有答案。 看点6:小米上港股后,还会上A股吗?
不出意外的话,小米应该是港交所新政施行后首家上市的公司。与此同时,国内A股的CDR也消息不断。
CDR是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DepositoryReceipt)的英文缩写,指境外上市公司将部分已发行上市的股票托管在当地保管银行,由中国境内的存托银行发行、在境内A股市场上市、以人民币交易结算、供国内投资者买卖的投资凭证。
互联网公司登陆A股,是个“老大难”问题,因为A股IPO发审机制,要求拟上市企业需连续3年持续盈利,对企业股权结构也有限制。所以“BAT”选择中国香港、美国资本市场上市。
今年年初,CDR传闻沸沸扬扬。有多家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大佬有表态将要回A,小米也被传将会香港+CDR实现港股和A股同时上市。传说纷纭,已经被猜成年度悬疑剧了。
现在小米赴港上市,让传闻先确定了一半。接下CDR的消息近期会不会有消息?这个可以看小米香港招股书里有没有提到这个信息。
看点7:小米估值会不会破千亿?
雷军能不能登顶中国首富,除了看他有多少小米股份,还看公司的估值最终是多少。
关于小米的估值,从500亿美金、800亿美金到1000亿美金不等。到底哪个准确呢?这就要回到一个如何看待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模型的问题。
和境内资本市场不同,我们习惯了看消费类公司、工业类型的公司,无外乎看今年的净利润情况,再测算一下明年的净利润情况,乘以一个行业平均的市盈率倍数。
但是对于互联网公司,这个估值模式就很难了。首先这家互联网公司可能不是正的净利润,其次就算是正的净利润,公司的营收和毛利的增速高达100%,200%,也不是新鲜事,但是这样的增速对于我们熟悉的传统企业就是不可能完成的数字。
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更看中企业的用户数、获客成本、盈利增速,也就是企业的成长性。苹果市值是8400亿美金,市盈率18倍左右;腾讯市值37200亿人民币,市盈率43倍左右;亚马逊市值7500亿美金,市盈率320倍左右。
小米能顶得起多高估值,得看招股书里数据有没有体现出足够成长性。基于之前的公开报道,相比手机业务,盈利贡献想象空间更大的生态链产品、互联网服务的营收和毛利水平历年变动数据更值得关注。
看点8:小米的海外市场到底怎么样?
小米这两年在海外折腾得有声有色,根据最新的消息,在印度都已经拿下31%这样夸张的市场份额连续排名第一了。此外,小米自己宣传它在印尼、东欧等地都表现不错,现在进了西欧市场开头也顺利。
那么,海外市场到底占了小米多大盘子?小米真的能靠海外市场保持成长性吗?毕竟,中国国内市场已经是零和竞争市场,小米的高估值必须要靠长线的高增长率来支撑,那就必须往海外市场看。
小米近期大书特书海外市场成绩,尤其是印度市场,在招股书里小米过去3年海外市场变化数据都能看出来。
当然,以上内容仅为预测,真实的招股书究竟如何,我们将密切关注,并在招股书公布后的第一时间进行解读。

IDC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统计数据,结果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343亿部,与去年第一季度的3.444亿部相比下降了2.9%。
在前五大厂商中(苹果、三星、华为小米和OPPO),苹果、华为和小米出货量有所增加,而OPPO和其他所有较小公司出货量更少。
同时前4大厂商的市场份额都有所增加。三星的市场份额上升了0.1个百分点,从23.3%上升到23.4%,即使其出货量减少了190万部至7820万部。三星通常占约1/5市场份额,这一比例保持未变。
苹果的市场份额增长了0.9个百分点,从14.7%增长到15.6%,这要归功于iPhone的小幅增长。华为市场份额增长了1.8个百分点,达到了11.8%。小米市场份额跳升4.1%达到8.4%,OPPO下滑0.4%。
总的来说,中国三大厂商正在侵蚀三星和苹果的双头垄断地位。随着竞争加剧,预计会出现更多的整合,这五大厂商以外的公司总共损失了6.5%市场份额。中国企业继续以低成本提供高价值设备,而市场领导者苹果和三星也在推出多种产品回应。最重要的是,消费者似乎不再痴迷于升级到最新和最好的产品。
IDC研究总监梅丽莎·周(MelissaChau)表示:“全球和中国的智能手机消费者都在购买更多的高端智能手机,但智能手机的数量不再像以前那么多,导致出货量下降。从美元价值的角度来看,智能手机市场仍在攀升,未来几年将继续增长,因为消费者越来越依赖这些设备来满足他们的大部分计算需求。”

马上就满50岁的雷军正在为上市做着最后的准备。过去的几个月,他接连辞去了自己在其他公司的职务,有分析称这是为了省去IPO时对公司法人的资产和关联资产的审查,以加快上市进度。
4月27日晚间,雷军在小米内部宣布一轮人事调整,小米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因为个人原因,决定辞去公司职务;同时任命CFO周受资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或将负责小米财务、投资和HR等业务。
据香港媒体消息,小米或将在今日提交赴港上市申请,预期估值在900亿至1100亿美元之间。在此之前,港交所已宣布新上市规则将于4月30日实施,小米或将成为同股不同权首批股份。
一、饥饿营销
小米最新的一场发布会选在了雷军的母校武汉大学。发布会正式开始前,大屏幕的海报上写着一句浓浓鸡汤味的网络名言:“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这句话对现在的雷军来说异常贴切,1969年出生的他再有一年就满50岁了。过去的十几年里,他见证了三家上市公司的敲钟,现在,他马上就要敲响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一声钟声。
这场发布会的重点是小米即将为线下推出的主力销售机型:小米6X。高通骁龙660
AIE处理器,前后两千万相机,起售价1599元,配置中肯,价格公道,被小米称之为“新零售的旗舰手机”。
雷军在微博上的推荐语写着,“和友商旗舰机相比,几乎相同的配置,几乎一半的价钱,再加上吴亦凡加持,现在就到小米商城app预定……”
别说看起来,就是专门冲着OV量身定制的。
这款手机的上一代是去年推出的小米5X,但看起来跟小米5系列丝毫没有关联。当时小米5X的配置刚刚放出来时,网上一片讨伐之声,不过最后几乎都被1499元的售价所折服。大家由怒转喜,雷布斯还是那个雷布斯,小米还是那个小米。
但还是有些不一样,比如与小米手机一同出现的当红明星吴亦凡。
过去,小米依靠极高的性价比迅速席卷了国内的手机市场,甚至开创了现在被各家用得得心应手的“饥饿营销”模式。之前,这一般都是潮牌服装玩的套路,小米将之发扬光大,后继的手机厂商们则将之普罗大众。
手机市场不同于其他行业,已经是一个高度成熟的行业,各个元器件的采购成本完全透明,更新换代几乎以月计算。小米的独到之处在于,早期每次发布新机之后,几乎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都属于抢购状态,等到真正开放购买后,其使用的元器件成本早已下降。
消费者依然抢购得不亦乐乎,毕竟抢到就是赚到。不到三年,小米手机就成为国内销量第一的手机品牌。2013年,小米推出了旗下首款低价的红米机型,同样延续了极高的性价比,这个系列在三年后的销量就突破了1.1亿台,助推小米在之后几年延续了销量奇迹。
但近几年,随着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逐渐饱和,用户更新换代的周期下降,小米的模式似乎有些玩不通了。
2014年小米销量达到顶峰后,宣布2015年将冲击1亿台,最后总销量却还不到7000万台,比2014年只增长了13%。这其中大部分还是低端机型红米的作用。2016年,小米手机第一次跌出了全球手机出货量前五的宝座,被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IDC归到了others一栏。
吃香的是主打线下市场的OV们。这对兄弟从来都不去宣传自家手机的配置,从来都是够用就好,全中国最火的综艺节目和当红明星都被他们收入囊中。
他们将触角伸到小米无法触及的三四线市场,在广大的县域地区,他们的门店聚集之处就是当地最热门的商区。有数据显示,两家在全国开设的大小门店加起来超过了50万家。你会发现,那些刚刚从功能机切换到智能手机的用户,当他们走进手机店时,几乎别无选择。
小米开始重新拾起之前被忽视的线下渠道,花了大价钱冠名综艺节目,在地铁站打广告,吴亦凡拿着小米手机的大头照片随处可见,处处都在彰显着小米的改变。2016年,小米开始在线下铺设门店“小米之家”,雷军计划要在未来两年开设超过1000家的线下门店。
年初,IDC发布了2017年第4季度的全球手机销量报告,小米上升至全球第四,雷军在微博上开心地晒出截图,“在市场整体下滑6.3%情况下,小米获得了惊人的96.9%。”
在国外新兴市场,小米复制了自己在国内的成功。前两天,Counterpoint
Research公布了一组数字,2018年第1季度小米手机在印度市场份额达31.1%,连续两次挤下了印度市场的老大哥三星,成为当地手机市场第一品牌。
二、小米的“生态化反”
不要以为现在小米只是一家手机厂商。打开小米的官网商城,各式各样的智能硬件产品堆满了整整一个屏幕,光是旁边的菜单栏就有10行,电视、笔记本、家电、家居产品无所不有。
这些产品有的是小米自己的,更多的则是旗下生态链企业的产品。比如小米卖的最好的移动电源、小米手环等,均是旗下生态链企业的产品。
小米寄希望于通过大面积撒网去构建自己的生态平台,目前来看这种策略无疑是成功的。小米手环累计销量已经超过了2000万只,是中国市场上销量最大的手环类产品;空气净化器产品年销量超过100万台,旗下的近百家公司年收入合计超过150亿。
截至目前,小米旗下生态链企业超过百家,旗下的华米科技甚至在今年2月成功赴美上市。现在,小米生态链是全球最大的智能硬件平台,小米对自身的最新介绍是:“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全国疯狂铺设的“小米之家”被小米作为是旗下产品最好的展示平台。2017年11月,小米在深圳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线下旗舰店,雷军和一众高管亲自站台,上下两层一共600多平。开业一周,销售额就接近1000万,小米联合创始人林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这个月就可以实现盈利。”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米一口气在全国开设了61家门店。要知道,整个2016年,小米也就只开了50多家小米之家。照这个速度,雷军定下的两年内开设1000家小米之家的目标很快就将会实现。
看起来,现在正是小米上市的最佳时机。 三、互联网公司小米
刚刚过去的这场发布会,主角小米6X却因为雷军公布的一个董事会决议而被抢了风头。雷军表示,在发布会召开之前,小米公司董事会全票通过了一个决议:
从今天起,小米向用户承诺,每年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如超过,我们将把超过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还给小米用户。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除了一些数码博主,媒体们争相讨论的都是小米5%的利润率。也有友商不留情面地发出质疑,荣耀手机负责人赵明就在一场活动上公开表示:“中国硬件公司硬件综合净利润率能够达到5%的公司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荣耀如果能够实现5%就很开心了。”
更进一步的分析认为,这是雷军在为上市造势。因为仅仅是作为一个硬件公司,市盈率普遍不高,在资本市场的想象力空间有限,而雷军此举是为了向外界发出信号:小米不是一家硬件公司,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自从小米传出上市的消息以来,各方就一直在争论小米的业务是否能撑得起1000亿美金的高估值。这时需要引入资本市场上的市盈率的概念。
简而言之,市盈率就是股市价除以每股盈利,通常被作为股票便宜或昂贵的指标。市盈率把企业的股价与其制造财富的能力联系起来。
一般而言,硬件公司的市盈率要低于互联网公司。苹果公司2016年的手机业务毛利率高达36%,但作为一家硬件公司,目前其市盈率约为16.98倍。作为对比,刚刚告别亏损状态的互联网公司亚马逊,其市盈率达到惊人的194.96倍,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和百度的市盈率也分别达到了43.19倍和32.30倍。
究其原因,在于投资人们普遍认为,互联网服务的想象力及空间都要比硬件公司大得多,硬件公司增长有限,无法实现互联网公司般裂变式的爆发性增长。
网上流传的小米Pre-IPO融资推介材料显示,小米在2015年亏损9.8亿元,2016年盈利9.13亿元人民币,2017年预计可达75.82亿元人民币,利润率6.5%,2019年有望增至188.31亿元人民币。
如果以苹果16.98倍的市盈率计算,目前利润约为11亿美元的小米,其市值在186.78亿美元左右,按照腾讯43.19倍的市盈率计算,其市值约为475亿美元左右,与网上流传出的1000亿市值相差不少。
如果按照材料中小米预计2019年达到188.31亿人民币的利润,以互联网公司百度32.30倍市盈率计算,小米公司的市值约为956.73亿美元,与网上流传1000亿美元市值基本持平。
小米自视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但问题在于,投资人是否会买互联网公司小米的账,还是更倾向于将其视为一家硬件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融资材料还显示,小米公司在2016年的收入中,79%来自于硬件,21%来自于互联网服务业务。2017年,预计互联网服务业务收入占比68.3%。小米预计互联网服务收入在2019年占比将超过硬件收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