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抢夺世界杯生意的不只是激光电视企业,它也是家电行业在中国硕果仅存的外资大公司

证监会的一纸调查通知书,令惠而浦2015年和2016年年报犯下的重大会计差错重回公众视野。头顶全球最大家电制造商之一美国惠而浦公司(Whirlpool
Corporation)的金字招牌,前身为合肥三洋的惠而浦近年来的日子并不太好过。尽管营收规模依旧庞大,但公司扣非净利润自2013年起连续下滑,更在2017年创下亏损4.88亿元的10年来最差表现。财务问题的背后,惠而浦的内控情况更令人担忧。笔者注意到,公司自2015年起离职的高管数量多达19位,其中包括4名首席财务官。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显示,因公司披露的2015年和2016年年报涉嫌虚假记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实施立案调查。
惠而浦是一家知名的企业,据未经考证的报道说,它也是家电行业在中国硕果仅存的外资大公司。外资家电企业在中国曾经风光无限,无论产品的品牌和产量,都曾经独霸天下。但是,在中国企业的强势竞争下,这种局面已经不复存在,国人电子产品的主要消费对象,已经从洋品牌过渡到中国品牌,不少中国电子产品已经走出国门,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回顾一下,中国企业从弱到强、由小到大的行业,真是不少,如改革开放初期的纺织服装业,到后来的造船、钢铁业等等,这样的行业数不胜数。有人戏称,只要中国企业介入,任何行业都能把价格从天价打到地板价,把白玉价打成白菜价。市场竞争,少不了价格战,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更要注重自主知识产权的开发,更要注重质量和品牌效应,仅有价格战是远远不够的,这方面的教训值得汲取。

进入2018年以来,激光电视不只是在中国,在全球市场上都呈现出一轮持续温的发展新势头。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18年正在成为激光电视化引爆的新元年。
先是今年初,海信、长虹、索尼等多家企业的多款激光电视新品,双色、三色、4K等诸多产品,全面亮相美国CES展,掀起了彩电市场的一股大屏化观影新浪潮;随后进入5月以来,随着世界杯大战引爆的临近,激光电视市场再次迎来新队龙:央企华录集团也推出激光电视产品。此外,包括海尔小帅、极米科技、神画、坚果等一大批企业相继发布瞄准世界杯的激光新品。
与此同时,家电圈独家获悉,为了给激光电视市场再添一把火,海信还将于5月份发布一款80吋的激光电视世界杯专享版,除了进一步完善激光电视显示尺寸面对不同家庭客厅的适用性,其产品价格还将首次突破2万元“最低水位”,从而点燃更多家庭选购大屏激光电视观看世界杯球赛的欲望和激情。
可以预见,作为激光电视领头羊的海信,一旦借助价格手段引爆整个消费市场,这将会带动包括长虹、坚果、极米等一大批同行参与跟时,从而掀起一场激光电视的市场普及浪潮。目前,77吋OLED电视的价格则高达10多万元,最高在18万左右;75吋采用液晶面板的QLED电视价格,也在3万元以上;由此可见,这一价格体系将会加速推动激光电视快速进入更多的中国家庭。
除了谋求进入更多中国家庭的客厅,今年以来激光电视多商务场景优势,也在厂家推动下加速拓展。家电圈了解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海信激光电视就专门面向酒吧、咖啡馆,以及商务办公场所会议室等领域,开启一场取代传统投影机的专项推广。以其双色4K、高亮度等产品性能优势,加速推动对传统投影机淘汰升级。
可以预见,随着世界杯的火爆开赛,为了抢夺世界杯生意的不只是激光电视企业,还有大量的酒吧、咖啡馆,甚至是户外烧烤等行业领域,也在抢夺这一商机。双方的共同合力,再上消费升级的浪潮,无疑将会撬开新的商业想象空间。
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进入2018年以来,激光电视在一线市场放量大涨。来自第三方市场监测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3月份,在液晶、OLED和激光电视三类产品中,液晶电视同比下跌14.9%、OLED电视同比增长134.32%,而激光电视则大幅上涨达182.86%。同时,海信激光电视零售量、零售额分别同比增长179.35%、141.95%,遥遥领先同行。
对于所有彩电厂商来说,特别是家电经销商而言,今年在高端化转型过程中,一定要把握这一轮激光电视市场和消费引爆的机会,学会推高端、卖高端,从而在规模化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做大市场同时做厚利润。因为对于所有家电厂商来说,其核心目的是“赢得用户,获取利润”,而不是赌气、押宝!

“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给我一个小小的家,蜗牛的家,能挡风遮雨的地方,不必太大。”
北上广深的奋斗者们,尽管薪资有价,但求得蜗居背后承载的安全感却难以估价。
小米上市,千人财务自由;在格力干到退休,房子到手。对于技术出身的雷军和销售出身的董明珠来说,立一个十亿赌约,顺便给员工一点安全感,这并非难事。
但面对新经济企业和传统制造巨头这两种老板,你会选择如何拿青春换明天?
雷军吃肉,多少人能跟着喝汤?
5月3日,小米集团在港交所披露IPO文件,市场预估指出,小米将于6月底或7月初正式挂牌。此前曾有多家券商预估小米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德意志银行甚至给出最高1629亿美元的估值。目前,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持股31.41%,那么一旦小米上市行情看好,仅仅以1000亿美元市值来假设的话,雷军的身价至少达到314亿美元。
此前,福布斯官方曾2018年全球亿万富豪榜,马云、马化腾和许家印各以453亿美元、390亿美元、303亿美元的身价,位列中国三甲。有声音评论称,在小米上市后,中国互联网的BAT格局或将变为“ATM”。雷军也因此一跃成为新巨富。
对于雷军而言,2018年无疑是非同寻常的年份。上市之后,千亿级的小米在此后能否继续快速成长、如何成长成为摆在他面前的最大课题。
就以小米上市来说,创始人雷军身价暴涨同时,无疑也会有一波小米员工实现“财务自由”。有声音调侃称,“小米5500员工分得500亿股权,人均近1000万,上市半年后解禁。海淀区各楼盘喜迎接盘千人团。”
其实,互联网企业上市造富员工早已不是传说。以阿里为例,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正式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美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IPO。有声音直指,阿里上市,让上万名员工一跃成为千万富翁。
高薪资以及随之而来的买房“优势”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吸引新鲜血液的重要福利。而作为传统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企业,格力也正试图给员工带来更多安全感。
董明珠曾感慨称“我不明白员工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买房?我要给他们安全感,解决他们的疑虑。”所以,除了时不时高调加薪外,还附带分房。董明珠甚至提出,要让八万员工每人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如果在格力做到退休,就能拿到房子。
董明珠所说的分房并非空谈,珠海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发布的《格力电器(000651,股吧)人才公寓项目批前公示》显示,格力人才公寓总规模约28万平方米。其实,早在2005年,格力电器就已出资2亿元,建立员工生活区格力康乐园,后来,又斥资4亿打造康乐园二期。
“十亿赌约”能带来多少安全感?
五年前,雷军与董明珠立下“十亿赌约”。按照约定,5年内,如果小米的营业额无法超过格力,雷军就要输给董明珠10个亿,反之亦然。
2018年年底,就到了双方赌约到期之时。回看立下赌约的2013年,小米凭借互联网手机在手机圈风生水起,其营业额才仅仅为316亿元,而当时格力的营收规模与当下的小米相差不多,营业额已高达1200亿元。
不过,到了2017年,格力电器实现营收1482.86亿元,同比增长约37%。小米则实现营收1146亿元,增幅更是高达67%。尽管单从去年营收数据来看,小米距离格力还有差距,但如果两者继续保持当下营收增速,到了2018年年底,双方赌约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在今年4月初,董明珠还公开回应与雷军的十亿赌约,她表示会请审计署对两个企业进行审计和评估,之前打的赌还是要继续履行,认真对待。而雷军也曾经公开说过,如果打赌赢了但是董大姐赖账,他就自己掏腰包1亿元分给公司员工。
“十亿赌约”并不仅仅是一个笑谈。小米与格力,作为互联网企业与传统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也成为研究中国经济引擎迭代、红利重新划分的研究样本。而这两类企业,对于一波波职场人来说,如何取舍也是重大选择。
如果回到小米成立时的2010年,很少有人会想到小米在这个夏天能够创下新的IPO记录。但在8年前,中国传统的制造业正如日中天。在2010年,中国一举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的制造业大国,后者已经在这一位置上整整待了114年之久。仅以格力为例,其在2010年全年营业总收入就超过608亿。
不过,仅仅在8年之间,传统制造企业对于职场人的诱惑似乎已经被互联网企业夺走大半。除了薪资的竞争力外,对于在互联网公司奋斗的职场人来说,公司能否上市已经成为一张关于未来的美好大饼。
轻与重,如何拿青春换明天
当然,关于房子的安全感,互联网公司也有相关福利。除了腾讯、京东、阿里等为员工买房提供大额无息借款外,小米也曾经在去年年初推出只能内部流转、购房者无法取得产权和房本的“内部房”。
一边是互联网企业的高薪资与变幻莫测的未来,一边是传统企业做到退休看似一成不变的明天,职场人的选择究竟会是什么?其实,选择不同类型的公司,要考虑的除了收入增长性外,职业生涯的可成长空间也是重要指标。而这些都与平台的可持续增长能力息息相关。
在企业转型上,作为职业经理人,董明珠在重要决策上多有掣肘。2016年董明珠提出斥资130亿收购珠海银隆进军新能源汽车,不料却在股东大会上遇挫,这也就有了那一段在网上流传的狠话:“格力没有亏待你们!我讲这个话一点都不过分。你看看上市公司有哪几个这样给你们分红的?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相比而言,小米似乎已在快速撕掉手机厂商的标签。目前,小米7成收入来自于智能手机等硬件收入,尽管“新零售”和“互联网服务”这两大板块只占了三成营收,但在小米的盈利上被给予厚望。雷军在最近的一封公开信中更是强调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企业创始人,雷军通过双重股权架构在小米的表决权比例超过50%,为小米集团的控股股东,可以说,对于小米的未来发展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也就意味着,不管小米将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规划与扩张方式,只要雷军拍板,遇到的阻力会很小。
重资产与轻模式的不同,冲向新领域转型速度的快慢之分——传统巨头和新型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差异或许可以从这两个企业的对比中凸显出来。
笔者的一位朋友近期正筹谋从互联网公司跳回传统国企,理由是“三十好几干不动了”,大家拿青春换明天,最怕的是,明天未到,青春已走。

相关文章